行走的人生

编辑荐:若脸上有春暖花开,心中有山河锦绣,那今后的阳光,即是明媚不伤的灿烂,不会有删减!生命,一半是奔跑,一半是闲适;一边向阳光,一边向阴凉。 题记长成想象中的模样,应该是什么样子?人无完人,喜欢就好。当柴米油盐抹灭了生命的光泽,粉黛也遮掩不住年轮的痕迹,老去已是必然。若能释然看...

阅读全文>>

   

钱与人品

无论任何时代,不管男人还是女人,一个太抠门的人,永远走不出豪迈的。金钱最能体现一个人的胸怀和丈量出他的德行。对我而言,世界上的喜剧不需要金钱就能产生,但世界上的悲剧大多数和金钱脱不了干系。把金钱看得太重的人,往往也会因为钱而出卖自己的尊严和灵魂。把钱看得太重的人,一旦拮据,有可能...

阅读全文>>

   

静待花香满人间

编辑荐:回看过往静待新的一年又一个新的春天到来,细数着光阴的脚步,等待着春暖花开花香四溢满人间。清浅的日子,淡淡的时光,仿佛没有一丝波澜的湖水般宁静。在这雨水节气到来的日子里,窗外依旧残留着昨夜飘雪留下的痕迹,不薄不厚的一层雪在清晨阳光的折射下散发着淡淡耀眼的白光,让北国初春的日...

阅读全文>>

   

月子

在我的故乡,有一条贯穿县境的河叫县河,从我们村子前边缓缓流过。河边有一块大约四十亩地大小的草甸,人们叫她月子。为什么叫月子,没有人说得明白,反正世世代代就这样叫下来了。这里没有其他树木,只长着一种草,人们叫绊根草。这种草的茎像藤一样贴着地长,盘根错节,把地面铺盖得严严实实;它的生...

阅读全文>>

   

一念拿起,一念放下

走着走着,忽然发现错了,从一开始就错了 开心,忧怀,郁闷以及犹豫其实都是一念之间,就看那一瞬间是与拾。一人一事,一土一木,在意欲深,轻则牵肠挂肚,重则郁郁寡欢。经过之时觉得时之艰难,经历之后却又觉大可不必,可是眼前又有一念久久不能抛之脑后,诸如此循环往复,不能罢也,因而凭着时间,...

阅读全文>>

   

“淘汰”二字

大概是近来的天凉的缘故,因此我的也随同冷淡,连同脸色也亦是如此。但不知何时起,每日我常常惦挂着童时的一位女良师。记得她模样秀丽,性格分外慨爽;但有时却易怒、暴躁,一有不乐,便会如雷轰般地一声震动教室,而她那张脸色,则更是教全班人骇心,因此我至今还记得他的模样。我曾在她嘴上受过极多...

阅读全文>>

   

唐王湖上风拂柳

疫情防控让城市静默了许多,让我想起了唐王湖。往年的早春二月间,护驾山下,唐王湖畔,风拂湖柳,纸鸢翻飞,好不热闹。是的,不出小城,近观美景最好地去处就是护驾山下的唐王湖了。曲婉婀娜的唐王湖,静静地依偎在千年古城孟子故里邹城的南城边上。这是个有独特韵味的怡人风景区。看看她仪态端方的容...

阅读全文>>

   

心向未来——致我孩子的一封信

我在为我的付出我全部的努力,我热爱我的生活,在有限的生命里,再也没有什么比去市场买一些菜,并把它们带回来为我心爱的人烧一顿美味来得更、更了。可惜想象总是美好的,实际实现起来并不那么容易,琐碎的事又太多,常常又找来各种理由和借口,慢慢地竟成了一种奢望。也许你不会懂,但长大了就明白了...

阅读全文>>

   

忍冬花开

忍冬是金银花的别称,金银花听起来俗气了许多,不及忍冬气质冷艳,我也更偏爱忍冬这个名字。第一次得知忍冬是在米沃什的《礼物》一诗中: 如此的一天。雾一早就散了,我在花园里干活。蜂鸟停在忍冬花上。这世上没有一样东西我想占有 每每读到这首诗心境会变得平和,仿佛也置身在静谧的花园。忍冬,忍...

阅读全文>>

   

爱在这个春天

天刚蒙蒙亮,一股冷风从窗户刮进屋里,新的一天开始了,我深吸一口气走出房间。前几天,又是下雨,又是下雪,今天是今年第二个节气 雨水 ,老天偏偏没有雨了,天空晴的那么干净,一点儿云丝都没有。民间有句谚语:雨水落雨三大碗,大河小河都要满。没有下雨的节气,也许预示这个春天农作物生长缺水吧...

阅读全文>>

   

离别

编辑荐:我终将会把一切的一切遗忘。可是无论如何,都有一道身影,在我眼前转身离开……世界上有很多离别是我们措手不及的,也有些离别是一开始就注定的,有的又像是意料之中的约定。当初我们说不见不散,却是在长长的相见时光里,慢慢的散了,或者是戛然而止的各自转身。,有时它就像一部,有那么一个...

阅读全文>>

   

孤独

我看到了那一角,它已经慢慢的在揭开遮挡的布,我喜欢夜空,喜欢夜空的星,喜欢月亮,喜欢漆黑的夜没有一点亮,路灯下的影子,仿佛这些就是我的样子,一个身影匹配在这孤独景物里,很萧瑟,一阵风吹过,衣服咧咧的响起,刮在脸上,让自己努力的睁开眼,想看看它去了哪里。他们说当失去所有依靠的时候,...

阅读全文>>

©点滴记忆 | Powered by EMLOG | 返回顶部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