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重感情了,容易伤心

人与人之间的感情,也是要分寸适度的,不论是哪种感情,都不能太过分看重,因为过分看重了,都会是一种伤害。有句话说,人与人之间,无论跟谁走得太近,都会是一种灾难。这话实在是有道理的,无论是亲人夫妻还是朋友之间,都是这样的。人与人相处,感情不能太轻薄,那叫冷漠,可是也不能太过重了,过重...

阅读全文>>

   

活着就要逢山开路,遇水架桥

人活着,总是会遇到太多不如意 不顺心的境况的,没有永远的阳光灿烂,暴风骤雨有时会突然降临的,但是面对这些遭遇,我们只要生命不死,就不能真正地一蹶不振。没钱了,努力去挣钱,哪怕辛苦点也没什么,没工作了,可以再找,根据自己的能力找一份工作,起码得安身立命吧。朋友没了可以再交,没了可以...

阅读全文>>

   

父母要考察儿子(《人生琐谈》六十七)

人常说: 知子莫若父。 父母养育了子女,同他们朝夕相处,较之别人对儿子理应了解得深一些。但现实中,并非都是如此。常常有这样的情况,父母平时溺爱儿子,横看竖看都觉得不错,对他的毛病却发现不了,待儿子犯了罪时,才大吃一惊,叹道: 狗崽子竟会干这种事! 可见这些做父母的,对儿子并不真正...

阅读全文>>

   

婆媳引起的家庭大战

一个家庭每一个成员都各司其职家庭才能稳步发展,而女人的家里因为婆婆的擅离职守而爆发了一场大战。这个家的男人开了一家小理发店,女人上着早八晚五的班,中午一个小时吃饭,原本主管家里后勤的婆婆要出去上班。于是家里似乎乱成一锅粥,中午男人急匆匆的做饭,吃完女人只有十分钟的时间要把凌乱的厨...

阅读全文>>

   

白衣天使的赞歌

每时每刻、每分每秒,我仿佛听到,病魔的呻吟,死神的嚎叫;一次又一次将它们摧毁,一次又一次将病伤疗好。这是智慧与勤劳的结晶,这是白衣战士的骄傲!白天黑夜、风雨雪飘,120的声音就是进军的号角,一次又一次从死神手中将他拉回,一次又一次从病魔口中将她抢救。为了患者的生命与健康,我们不眠...

阅读全文>>

   

春秋日记之思故乡

此刻北风还在侵扰着故乡的天空,它没能来到南方这座小城。时间的马车已到了春节的门口,而此时我的心早已挤上回家的那列车厢。尽管我知道今年又可能回不了家,可是阻止不了的,窗外的街灯还亮着,如此温柔宁静,偶尔有辆车急匆匆驶过。多数人还在梦乡甜睡,也许他们中也有人和我一样,在梦中陪着父母聊...

阅读全文>>

   

枫红你最美,枫林美如画

从一种冷清里,读出一种火热。就象你躺在满地的枫叶红中,虑出你那美丽婀娜。是呀?在这颓废的台阶旁,洒满了一地枫叶红,就象从那漫画林里淌到这里一样。不论台阶上,绿地旁都洒满了枫叶红。从远处看,就象一地的红毯铺展在你眼前,此时你就躺在那红秋的美景中,是那么的光鲜灿烂,就象从没有看过这么...

阅读全文>>

   

瑰丽秀美七台河,奥运冠军之乡

冰雪之城,雪绒纷飞,一派欣欣向荣美景,涤荡眼帘。好似冰雪健儿腾飞,旋转着冰上雪花舞,扣人心弦。桃山之巅,雪花烂漫,好似云中燕 。缤纷色彩,如绒花挂于云端,翘望远天处,好似碧水连天,湖美,山美,人更美,剔透云中现,梦似波澜。名城七台河,今天辉煌再现。奥运健儿拼搏精神在这里涌现,杨扬...

阅读全文>>

   

兴盛的爱情故事

他没有算到的太多太多,没算到他也会动了凡心 那天,我躺在他左边,安静又绝望地听他讲完了他的。从零点到四点。呃 故事开始大抵是这样。大概晚八点。是炎节初夜。蝉虫正叫得不急不缓。高中的孩子们在教室里奋笔。教室在二楼,正好错开东北大马路上的灯红酒绿,声色犬马。兴盛他在草纸上刷刷地算。这...

阅读全文>>

   

窗台上的菊花

室内温度适宜,菊花在盛开。我嗅着花瓣里的清香,在袅袅浮荡。空调也在适宜的吹着暖风,在整个花上暖着,就象那暖适宜着花的温度。而窗外还是满天大雪,雪白的一片,就连窗户上都不约而同结满窗花。菊花在室内适宜的开放着,我顺手在餐桌上拿起一只苹果削了皮吃着,此时我闻到了菊花瓣香与苹果香袅动的...

阅读全文>>

   

爱在日落黄昏时

一直以来都非常喜欢落日,那残晖遍野,夕霞满天的景象,那倦鸟归巢,枝摇影曳的浪漫,每每这个时候,一份莫名的牵挂便喷涌而出。那年花开一季,那年桃花树下,年幼稚嫩的我,站在夕阳里,看你背着行囊匆匆而过,身影越来越长,越来越模糊,我多希望你驻足停留,回眸望一眼,哪怕是眼神一撇也好,可你终...

阅读全文>>

   

你把最美丽的花期托付给我

那么就把美丽的花期托付给沉醉,因为此时你的眼睛里掬着那朵漂亮的回忆。就象在鲜艳的花蕊上看到浸满了露珠一样的眼睛,那眼睛里总是满含着的泪,就象掬着你的幻影,那样靓丽透明,叫我忘不了对你爱的依偎。那挥之不去的美丽,总是那样影影绰绰,好似你就在这朵最美丽的花朵里,还象跳蹦到我记忆纯真美...

阅读全文>>

©点滴记忆 | Powered by EMLOG | 返回顶部↑